上海市松江区文诚幼儿园
 
 
   
 
    今天:
搜索
 
党建园地
首页  >  党建园地  >  支部工作  >  学习园地  
学习园地
童年/芳华——陈清森
发布日期: 2018-03-23 15:45:671

童年/芳华

——我不曾长大,却从未停止成长

陈清森

掰掰指头,发现自大学毕业入职至今已经三年有余了,不叹息,反正有大把时光可以造作。想想入职前一场接一场的入职考试因有“性别优势”的造势,让通过可能性大大的提高了不少,考完各种之后我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扮演好这个“男幼师”的角色!

九月开学以后,就真正开始了我的“人民教师”生涯,说是人民教师,但更多的感觉是“赶鸭子上架”!啊!当时的感觉就是——天啊,这就是我的幼儿园开学季嘛!妈呀,我就是小班的学生嘛!早上来了要干嘛啊?课怎么上啊?小孩怎么带啊?我要和他们说些什么啊?... ...

天!啊!这比考大学还要难啊!

什么?居然有小朋友在午睡的时候大便在裤子了?!额,又尿在床上了?!... ...

初入职的这段时间,班级里发生的种种不断刷新着我对幼师这个职业的认识,不断的在挑战着我的承受限度。当时信誓旦旦一定要唱好“男幼师”这个角儿的话已经早就抛诸脑后了,“弃暗投明”感觉是但是填满脑子的想法了,真的,放弃,感觉是随时的事情了。这口饭真的太下咽了。

童年啊,有时候像一串悠扬的音符,横竖都能谱出清新的曲调。

James 是我们班的外籍小男孩,特别依赖我,特别黏着我,还不许我和别的小朋友好,特别容易吃醋... ... 我特别喜欢都他玩,每次都要惹他撕心裂肺的哭起来我才心满意足的去做别的事情。好不容易他才被搭班老师安慰好,然后再开心起来,反正我看热闹不嫌事大,每当这时候我还会很开心的又过来逗他一下的。我说“孩子开心,我快乐”,但可能真的只是我开心而已。

童年啊,有时候像一支奇幻的画笔,前后都能绘出纯真的画面。

熊以瑞是隔壁班的一名小男孩,特别害怕我,每次看到我都特别的惶恐,只要一看到我,远远的就会躲在生活老师或者他老师的身后,还特别的发自内心的发出害怕的哭声。一开始我一看到他的时候我就会假装“冲上去”,然后就“啊哈哈哈哈.. ... ”的发出“银铃般的”笑声,渐渐的他们班级的小朋友全都开始一起和我“吓唬他”了。再后来,我不再特地去“抓”他了,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能出来让他“吃饭吃得更快”“睡觉睡得更快”“排队排得更好”... ... 我就在刚好路过的时候,跟他很热情的打声招呼——“嘿熊以瑞,要乖哦”。我说“孩子开心,我快乐”,但可能真的只是我开心而已。

童年啊,有时候像一把炽热的火把,早晚都能点亮漆黑的夜空。

姜筱苡是我新接的班级一个小姑娘,特别喜欢我,新接手的班级,有太多的不熟悉和太多的师生都相互不适应的事情了。从接手这个班级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姑娘,特别的内向,特别的胆小,到大班了都还不敢在大家面前说话,更别说表演了。我从刚接手的九月份开始就开始对她循循善诱,引导她和大家一起尝试在大家伙面前说话、表演、夸夸我自己、等等。经过了四五个月,到现在一个学期快要过去了,我们惊喜的发现,原来这个“特别内向的”小姑娘已经完完全全的发生了改变——她能很大胆的在大家伙面前表达自己的想法了,敢在大家伙面前表演了,我们的绘本剧排练,她还熟知全部角色的台词动作,在台上能绘声绘色的扮演着各种角色... ... 整个人都变得活泼开朗了... ... 我说“孩子开心,我快乐”,有可能真的很值得我开心。

慢慢的,我发现了,他们的童年对于青年的我来说,是宝贵的财富,守护他们是我所热衷的事业,爱护他们,也是我所追寻的未来。他们的童年在我的青春芳华中成长,我的青春芳华在他们的童年中逐渐成熟了。

我不曾长大,但我从未停止成长。每一届小朋友都在刷新着我对“男幼师”的认识,同时也在增加着我知识的厚度。

 

 

文章作者:
文章出处:

文章浏览次数:
上海市松江区文诚幼儿园